鴛鴦

不少事情我和楚喬都是在早餐桌上敲定。尤其是我們還是住在三樓的時候,每天的早餐都是弄至十一時把,然後才各自去工作。所以早餐總是話匣子天南地北, 大家對坐在一道長長的雲石枱子。就是這樣,大概是十年前,忘記了是誰方建議,開一個小欄記錄這些點滴。「Coffee and Tea」,欄是開了,我還沒有開始,只有楚喬上放一些近寫的詩,我每回應以一幀囊中的照片。漸漸她把所積存,連同在他刊發表的詩,選編了一冊詩集「Nine Years」。那個咖啡茶的小欄也大致停了下來。也還是早餐桌上的事,昨天我對楚喬說,我們續寫那塊咖啡欄吧。近日因為整理物件,不少照片小物總覺得可以用個從容方式,留個按腳。從前那個小欄,也有個中文的欄目「鴛鴦偶寄」,並有個小題「黃楚喬李家昇早餐下午茶筆記集」。偶寄大概是來自李漁的「閒情偶寄」,鴛鴦應該是從也斯同名的一首詩聯想過來。1997年我和也斯在溫哥華的展覽「FOODSCAPE」(食事地域誌),「鴛鴦」是也斯其中的一首詩。他說的鴛鴦正是香港人說的咖啡混合奶茶地道叫法。那是一個詩與攝影對話的展覽,對於也斯的「鴛鴦」,我的是「在檀島咖啡室談兩性的關係」。(Ka-sing)

 


「在檀島咖啡室談兩性的關係」(1996)